您好!现在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社科论坛
社科动态 报刊杂志
社科广角 部门简介
社科专家 学会工作
科普宣传 社科评奖
学术研究 社科成果
故人故事 文化动态
热点聚焦 溯源沿革
揽胜觅踪 民俗风情
地名文化 方言俚语
湖湘文化 株洲人物
株洲印象 株洲故事
株洲县市 株洲企业
株洲旅游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731-28680423 广告热线:0731-28680423 投稿邮箱:zzshkx@163.com  
 
您当前位置:株洲社科网 >> 湖湘文化 >> 特色地名考录 >> 浏览文章
第二部分:株洲新区特色地名
来源:《株洲社科网》   2013/1/31 13:19:48 浏览:

天台山

天台山,位于原市园艺场天台工区,现在二中西门至神农塔一带。海拔高度101.6。神农城的前身——炎帝广场建设时,它被开辟为广场。

天台山虽然不复存在,但是“天台”这个名字却被留存了下来。新区第一条大道即长江广场至神农城,冠名为“天台路”。“天元区”,也是由天台山和园艺场合名而来。

天台山,是一方红色山岭。二十世纪二十年代,这里曾建立了中共湘潭县东二区第六乡支部,是湖南省农民运动最活跃的地区之一,涌现了罗学瓒、罗哲、罗成泗、易灭非、易万全、谭明德、殷桂山等一批早期共产党员。大革命时期,这里是湘潭县乃至湖南省农民运动最活跃的地区之一。土地革命时期,是中共湖南省委、湘东湘东南特委领导的株洲区委、株洲特别区委和中共湘赣省委、省苏维埃政府唯一的“白区”工作基地。

天台山,还有一个神奇的传说。从前,河东也有一座山,和天台山隔江相望。两座山不肯相让,互相比赛着长高,天长日久,已高耸入云。上天知道了,惊呼,这还了得!于是八仙当中的张果老腾云驾雾至此,一屁股坐在天台山上,同时手中的拐杖向着河东的高山敲去。霎时两座较劲的高山乖乖停止了生长。天台山,也因为这个古老的传说,名闻遐迩。

园艺场

园艺场,株洲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之前身。

195310月,湘潭县农场、农营乡划入株洲市后,便有了株洲市园艺场的雏形。
园艺场,是在一个国营农场基础之上经过两次区划扩大后形成的。面积由原来的1平方公里増加到28平方公里。“国营基础”,是指原湘潭县第一农场(后苗圃、农科所位置)。湘潭县第一农场属国营,农场人员来自全国各地。第一农场之前是民国新生农场。“两次区划扩大”。是指1957年将古大桥乡农营一社、农营二社划入;1958年将雷打石人民公社韶溪大队划入。

农营一社,后称“大坪工区”、“渡口工区”。农营二社,后称“张家园工区”、“徐家冲工区”、“天台工区”。农营一社、农营二社由原天梯乡演变而来。韶溪大队(原马家河区韶溪乡),后称“隆兴工区”、“东湖工区”、“莲花工区”、“新塘工区”。
园艺场,原是一个城市蔬菜、牲猪、副食品生产的基地,是一个全民所有制性质的国营农场。原场部设在现在的泰山广场南侧,北有市农科所,南成立株洲市河西高新技术开发区。有市棉纺厂。直至19925月,园艺场从株洲郊区析出,

马家河

“马家河”位于湘江株洲段南岸,属马家河镇新马村地界,现为马家河镇所辖的新马居委会,为一条古街,其历史可追溯到明朝晚期。
“马家河”名字的由来,传说与明朝正德皇帝(15061522)有关。当年正德皇帝乘船南巡,经长江入洞庭,溯湘江而上,沿途微服私访。船行至雷台岭附近,正德皇帝离船上岸,御马下船后直奔江边畅饮。适逢此处为繁忙码头,人流穿梭,难得一见高头骏马饮水湘江,皆惊呼:马下河了,马下河了!“马下河”遂成当地口岸名,后来演变成“马家河”。

马家河旧时曾是湘潭地区东南部“出河”的重要口岸,与下游的易俗河古镇,上下呼应。古街头曾经名闻遐迩的唐恒泰商号和黎复元堂,如今旧迹犹在。
现在马家河之名,不单是古街的名字,而是指整个马家河镇,演变成一个意指天元区西南部地域的广义称呼。

凿石浦·杜甫草堂

凿石浦,位于栗雨街道办事处凿石村湖塘组,从前是一个商埠。
公元627年,先人在凿石浦建寺,名曰“庆霞”。据当地老人回忆,解放前的庆霞寺僧侣众多,香火旺盛。解放后,当地政府曾在寺内办过“石甫中学”,同样也是为了纪念杜甫。

“早宿宾从劳,仲春江山丽。飘风过无时,舟楫敢不系。回塘澹暮色,日没众星嘒。缺月殊未生,青灯死分翳。穷途多俊异,乱世少恩惠。鄙夫亦放荡,草草频卒岁。斯文忧患馀,圣哲垂彖系。”公元769年,农历二月二十四日,清明节,“诗圣”杜甫从潭州(今长沙)出发,前往衡阳投奔朋友韦之晋时,夜宿庆霞寺时写下了这首《宿凿石浦》。

次日,诗人乘舟离开,主持并未出门相送,诗人见状,回头相问,主持道:“回头是岸”。诗人便没多逗留,继续离岸南行,在途中作了《早行》:“歌哭俱在晓,行迈有期程。孤舟似昨日,闻见同一声。飞鸟数求食,潜鱼亦独惊。前王作网罟,设法害生成。碧藻非不茂,高帆终日征。干戈未揖让,崩迫开其情。”后人为“怀杜”曾在寺旁修建了杜甫草堂。天下有“三个半草堂”,其中半个指的就是这里。
如今杜甫草堂早已不复存在。

怀杜岩

怀杜岩,又名杜甫岭、矶头岭、冲天岭,山上曾有座雨师庙。
怀杜岩,位于栗雨街道办凿石社区湖塘组矶头岭,该处已被列入湘江风光带规划中。矶头岭地处凿石浦。怀杜岩遗址靠新市四水厂那边,离杜诗中回塘不远。怀杜岩脚下昔有浣花之垒,玉洁高清。

公元627年,凿石浦建有庆霞寺。公元769年,杜甫夜宿庆霞寺,并留下了《宿凿石浦》和《早行》的千古佳句。据《凿石浦志》记载,南宋著名书画家米芾,怀着对诗圣杜甫的敬仰之心,专程按杜甫下洞庭溯湘江而上的路径,来到凿石浦,吊唁诗圣。他拜谒了杜陵草堂之后,对伸入湘江之上的巨石十分喜爱,于是登临石上,远望杜陵草堂,激情喷发,挥毫在巨石上写下“怀杜岩”三字。他眯眼细看,对自己写的怀杜岩三字又欣喜有加,并认定这三个令他欣喜的字,是笔之功,于是紧抱狼毫,仰卧石上,美美的睡了一觉。

“怀杜岩”三字大字曾凿在伸入湘江中的巨石之上。五十年代初期,在大兴水利建设的浪潮中,群众凿石筑西岸湘江大堤时,将它毁掉以石修堤了。

万福桥

万福桥,坐落在马家河镇万丰村万福组,其村落因桥而得名。相传,上游的青龙桥因罗家大祠堂的皇恩惠及,渐渐地成了官家炫耀威严的专属建筑。通过青龙桥,皆须落轿下马,在桥头的焚字宝塔前诚惶诚恐一番。这给平头百姓的通过带来诸多不便。同治四年(1865年),在当地绅士的牵头下,人们远涉长沙县丁字湾,运来麻石,在古溪入湘江口上游不远处的另一交通要道,架起了“万福桥”,寓意祈求此桥为人们带来福祉。

万福桥,其造型为圆拱形,为“长沙丁字湾”麻石(花岗岩)在半圆形土模上用稀三合土浆楔砌而成。桥面用麻石横设错缝铺面。桥两头地势稍高,因此桥面坡度很小。虽看起来比上游的青龙桥气势逊色许多,但是发挥的作用却很大。在湘江沿河大堤未修建之前,万福桥是连接湘潭县易俗河地区至现在株洲马家河街口的重要通道。从今易俗河镇八角村干家祠方向过来的客商,走客观塘、猪肝塘、石竹塘,至瓦子丘,经过万福桥垅口,通过万福桥,经过七只枫树,苏家冲,再过石子塘,直到马家河老街。后来沿河大堤修建后,这条古道,渐渐废止,淡出了人们的记忆。

古溪长流不息,世事风雨变迁。如今,名气渐落的万福桥,一任刀霜剑雪,从未修缮,却依然坚固朴素地横跨在古溪之上,供人们往来方便,或在桥上垂钓休憩[]。仰望白云水中倒映,放眼桥头溪岸野菊花兀自绽放,叹荣辱似湘江流水,年华如过隙白驹。一切如梦如烟,唯永恒淡定的,是这古桥默默无悔的奉献。

青龙桥

青龙桥,座落在今马家河镇高塘村,因旁有青龙咀而得名。公元1402年(明洪武35年),“先富起来”的当地财主罗嘉福,倡导在古溪盘龙坝上架桥,并请来能工巧匠,运来长沙县丁字湾的麻石,在盘龙坝上架了这座实如半月、虚如满月、优美坚固,至今仍发挥着作用的桥。

青龙桥,因桥两端地势低落,所以桥面坡度较大,似一张弓横卧于古溪之上。为桥基免遭洪水冲刷,桥的迎水面两端的溪岸都用高质量三合土砌片石。桥北端,至今残存有百十来米麻石横陈铺就的一米来宽的官道。桥南端,有一终年奔流湍急的溪流,从桥头一侧的空地直接跌入桥下的水潭之中。旧时曾有一能工巧匠,在空地上建一水磨房,碾米磨粉,直到六七十年代才慢慢废止。在桥头,曾建有一似亭似塔建筑,朱梁碧瓦,飞檐彩画,专供秀才们焚烧废弃的字纸,名曰“焚字楼”。当时常有文人墨客于此吟诗作颂,风月无羁。文革时被彻底毁之。

青龙桥与罗家大祠堂有着分不开的渊源。这座与清朝名人罗典有着丝丝缕缕关联的古建筑,它被泽的皇恩,也被古桥沾了一点,神采起来。古祠,古桥,一起渲染着昔日的辉煌。

历史的脚步缓慢而又匆忙。历经风霜雨雪,如今,古桥依然静卧在古溪之上,斑驳的桥身诉说着世事的沧桑。奔腾的溪水,依然从桥下长流不息。然而,现代飞速发展的脚步,却踏毁了曾经沐浴着皇恩的古祠堂,朝着古老的石桥迈步走近。旧时的文明陈迹,如果和现代文明相得益彰,将是株洲新区建设中最富创造力的手笔。

大石桥

大石桥,位于马家河镇仙岭村大石桥组。当地人亦称之“石桥”。
它建于明代中期,比下游的青龙桥要晚一些。桥跨度较小于前二者,但是桥面稍宽。由于桥东北端是连接山坳过来的路,位置较高,西南端的道路穿行在一片田野之中,位置低矮,因此,桥面是一个东高西低的斜坡。

它是南北连接天元区群丰镇和马家河镇太高、金龙、仙岭等村区域至马家河古镇口岸,东西连接王家坪、响塘, 乃至群丰镇沿湘江一带区域至大名显赫的罗家大祠堂的枢纽。四方汇聚的人流车马,川流不息的通过大石桥,因此声名远播,久盛不衰。

久而久之,“大石桥”,不再指古桥本身,它慢慢成为附近自然村落的名字,周边地域的通称,里程指认的标志。

七十年代初期,万丰高排渠道修建。从太高水库发源的古溪水流,通过泉坝,从月塘红花山西麓发源的溪水,以及山塘坳分水岭西流的溪水,在陈谷潭汇合一处,不再由古溪流入湘江,改由高排渠道入江。大石桥连接山坳的一端,高排渠道劈山而过,一座模仿赵州桥结构,用混泥土浇筑的桥横跨在渠道上,和大石桥连贯一线,这座桥取名“愚公桥”。它的出现,使大石桥这个地方更加名闻遐迩。

“大石桥”曾是这一带的枢纽中心,村民在两桥之间,摆摊营生,建房设铺。大石桥,被房子挤在中间,人们已经渐渐熟视无睹,倒是愚公桥,被后来的人们误认为就是名声显赫的大石桥。

大石桥,几百年来,风光无限,名声如雷贯耳。如今其古老的身躯,终于经受不住车轮的重压,千疮百孔,桥面的条形麻石,有几块已崩落溪水底,拱石缝隙中,杂树丛生,已经成了危桥,而每天在它身躯上碾过的大小车轮,却愈来愈多。

大石桥,这位饱经风霜的老者,何时,能不再劳累,在清风明月里,追忆往夕的荣华,重温昨日的辉煌。

卧龙桥

卧龙桥位于马家河镇金龙村大坝组,金龙村取自卧龙中的“龙”字,以讨吉利。

它是一座较小的古石桥,背靠将军山、太子山, 旁有一株古樟为伴,颇有“小桥流水、樟树人家”风采。

卧龙桥虽小,却源远流长。它横跨的古溪,发源太高水库,一路蜿蜒流淌,滋润了沿岸农田沃野,下游的大石桥,青龙桥,万福桥,和卧龙桥一道,成为马家河镇存留的四座古石拱桥,有“天元古桥”美称。

罗家大祠堂

罗家大祠堂位于马家河镇高塘村槽门组。根据罗氏九修族谱图文记载,全称为 鼓磉洲罗氏宗祠。

它建于1746年,四周围墙圈定,前有影壁,宽(即长度)19.20,厚1,38,高4.50,属京城翰林院建筑风格。影壁上的瓦当,仍泛着黄色,且左右图案相间,各不相同。影壁为镂空砌体,左右为菱形,中间为蜂窝状。影壁左右各有辕门,左辕门有麻石铺路通往青龙桥至马家河。右辕门有道直通大石桥。祠堂正门,门楼青瓦朱顶,左右飞檐。厚实大门门环硕大。门楣上书“罗氏宗祠”,左右分别书“鼓磉名家”、“琳琅旧族”。入门内,左右厢房分列,与正厅合围成前院。正厅后面有围墙合成后院,各有左右院门。左右厢房前后垛墙均为防火墙结构。

与影壁齐名的,当属同期建造的,前院当中的亭阁,“明德堂”,当地人称“皇亭”。皆缘罗氏族里的名人罗典,德才兼备,官拜御史。老年伺母回乡,以育天下之才为职志。先后任郎江书院,岳麓书院院长多年。罗氏宗祠学风盛,青龙桥头的焚字楼是为其证。当时天子感其志,特赐建造明德堂以彰其行。

明德堂和宗祠门前的影壁,使罗氏宗祠一度沐浴着皇恩。罗氏家族,也成为当地望族。“罗家大祠堂”的大名,渐渐地成了当地的地域通称。

而今,岁月蹉跎,时代的脚步飞奔向前。罗家大祠堂,历经私塾,小学,再而拆除建成现代化教学楼。近年高塘村大力开发建设,教学楼也已拆除,罗氏宗祠更是早已不复存在,现在仅留有影壁残垣,静立于春风秋雨中,勾勒起人们对于历史的遥远的记忆。

古桑洲

古桑洲,位于马家河镇湘江中。南岸为株洲马家河地界,北岸为湘潭马家河地界。行政划属株洲市天元区马家河镇古桑洲居委会。洲长约3千米,宽280,从空中看似一条大鲶鱼逆江而上。故有“鲶鱼洲”的别称。罗氏九修族谱上记为“鼓磉洲”。

“古桑洲”顾名思义,洲上多为桑树。近来挖沙船在江中取沙,挖出不少埋入江中的千年古木。现在洲上的大桑树已难觅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杂交矮桑树,以供蚕农喂蚕。洲头有一棵几百年历史的古樟,需四五人合抱;洲头有一古墓,为古桑洲罗氏五代祖罗瑶公墓。

当地年长者回忆:古桑洲,若干年前,与南岸尚家洲仅一溪之隔,一跳板即可沟通,江水贯之,久而成坝,成港,成河。古桑洲脱离南岸,独自为洲。其洲尾,损削最快,四十年前,本与其南岸沙洲互望。但因经年洪水,洲尾航标灯曾上移无数次。几十年来洲尾已消失近500。近几年来洪水较少,由于洲尾尖端已崩塌,植被茂盛,损失渐微了。

古桑洲于1995年通电,结束了无电的历史。洲上民风淳朴,世代以捕鱼、种菜、养蚕为业。因洲处江心,环境独静。古樟古墓,滩涂苇荡,桑园碧翠,落日扁舟,一派世外桃源之景。

印洲

位于马家河镇高塘村湘江边。
I973年,马家河镇前身---原马家河人民公社,为了更合理的开发新修的印洲外河堤围堰,使之独立成体系,设立了印洲大队(19731991)。它共7个生产队:湘山、万福、景山,凤形、湖丘、蔸子、实竹。解散后,湘山、万福回归万丰村管辖,其余五个回归高塘村管辖。

印洲,本名指内外河堤围堰之中的一块高地。历传为前朝名人罗典曾在此授印设学,即在罗家大祠堂里,开办明徳小学。此围堰海拔最低处仅为34.6,是株洲地区最低处。
现高塘村仍保留着印洲大队学校、知青点养猪场等建筑。

黄牛不出栏·猛虎跳涧  \

“黄牛不出栏”、“猛虎跳涧”属山地名,位于马家河镇太高村境内。

太高村,与马家河镇其他村相比,山多林密,地势高峻,登顶四望,群山俯首。最有名的是这组山,那牛,那虎,那栏,那涧,神形兼备。黄牛藏栏内,怯怯回首,猛虎隔深涧,蠢蠢欲跃。奈何牛不出行,崖高涧阔,猛虎垂涎不得,千百年来仍然作势欲扑。好一组猎食图,相映成趣,叹为观止也。

罗哲墓

罗哲墓,位于马家河镇高塘村打板组,为纪念革命烈士罗哲而建。
墓坐东北朝西南,封土堆及墓周围三合土筑成,封土堆呈半球形,底径2.3m,高0.5m。墓冢后立汉白玉石碑3块,主碑高1.15m,宽0.44m。阴刻“罗哲烈士之墓 毛泽东题”十个大字,左右附碑均高lm,宽0.4m,记载着罗哲的生平。

罗哲,字以恒,湖南株洲人,1902年出生于农家。曾任中共湘潭县委组织部长。1928911被反动分子何键杀害于长沙,年仅26岁。

罗哲生前曾是毛泽东的秘书,亲密战友。烈士墓重修时,毛主席亲题碑铭,言,罗哲为党工作牺牲,我可作证。并送300元予罗哲遗孀曹云芳女士及一对双胞胎女儿。
世事风雨朝夕间,革命胜利已半个多世纪。罗哲烈士墓,经几番修缮,墓阶齐整肃穆,墓地青松翠柏,墓碑晶莹洁白,碑顶红星闪耀。

万丰老屋

万丰老屋在马家河镇万丰村长塘组。

该老屋面积有四五百平方米,依水傍水,保存较完好。据房主罗映賡先生介绍,祖屋房梁、房柱均为上好木材建造而成,而墙壁是由盐、糯米、三和土混合而成的“干打垒”建造而成,“跟混凝土一样,不仅非常坚固,而且冬暖夏凉。”

这栋老屋,建于1906年,由罗映赓的曾祖父始建,有厢房、正房、横堂屋等。后损毁过半,1958年重修过。

老屋虽老,但天井、台阶,处处都有质地精良、雕刻精细的大理石,显现出宅子曾经的富贵大气。建房子的麻石和大理石出自长沙丁字湾和祈阳。
    老屋6多高屋顶正中的横梁上面有乾隆八卦、漆纹图案,还有房屋建造的年代:光绪丙午年。堂屋原有照墙,照墙上有清人黎培镜题赠“婺焕湘中”四个阳文金字,每字约有80厘米见方,字字苍劲有力。
    罗氏看,是天元区的第一望族。万丰老屋,因常有主人维护,保存较好,并且存有古迹古董较多,被誉为“历史的活化石”。

狗头岭

狗头岭,位于今株洲大道南侧,因形状酷似狗头而得名。黄泥塘,有三条叉进冲,其中一冲就是进狗头岭。狗头岭的头是朝西北湘江方向的,威风凛凛,尾巴朝东南今株洲西站方向高高翘起。

狗头岭,原有一个郭氏分祠堂,据说郭氏祠堂与曾国荃主力之一“郭松林一军”之郭松林威名有关。2005年,太子奶集团由河东乔迁至狗头岭。山被推平了,但狗头岭旁西有一座相关的山,此山似专供主人享用的,叫扶椅山,这山远看很像把椅子,高高的立在山冈上。狗头岭东有座麂子山。

黄伞冲

黄伞冲,位于天台山脚下,今神农塔、传媒大厦和湖南工业大学一线。

相传吕洞滨仙游至此称:头顶天台岭,脚踏两潲基(韶溪港、枫溪港),谁人葬得中,代代穿朝衣。此乃皇家地脉,风水宝地,皇伞冲,意为皇恩庇佑的山冲也。

南方冲

南方冲,位于天台山之南,今株洲传媒大厦、泰山西路旁,辖原园艺场徐家冲工区2队。

大革命时期,南方冲与天台山附近的张家园、接龙庵、新市、凿石等地的党组织和革命人民,为中国革命的胜利,为巩固发展湘赣革命根据地付出了巨大牺牲,作出了重大贡献。

“南方冲”在大变迁中,仍保留着王家坪养路工班旧址。养路工班,坐北朝南,工房占地5亩,房屋20多间,始建于1978年,曾装俢过两次。王家坪养路工班成立之初主要目的是为了养护河西仅有的两条干线:园雷线(园艺场-雷打石,后园雷线改造为柏油路,称株雷路)和马王线(马家河-王家坪)简易沙石路。主要任务是扫砂子、开沟排水、清理桥涵。

龙塘

龙塘,位于今湖南工业大学河西校区,原属株洲市园艺场新塘工区12队。前有学堂坪,后有学堂冲,天然赋予的理想大学园区。
龙塘,这个聚集万千“化龙鱼”的地方,定然会有不尽人才如塘渊之锦鲤,越过龙门,挟诸般才技,龙行天下。

湘江学校

湘江学校原位于泰山广场西边,今416勘测队对面。“湘江学校”的前世今生,耐人寻味。曾几易学校名称和地点。

湘江学校,为原来的牛形山小学,开办在上刘家祠堂里面,在原园艺场张家园工区。现在的富景园小区就坐落于牛形山小学位置。
“牛形山学校”早已更名为“泰山学校”。

老学校是六十年代改湘江学校的。八十年代又恢复叫牛形山小学了,后来还办过中学。牛形山学校在河西颇有名气。2001年,牛形山中学与天台中学合并,从“天台中学”名称。人们称之为新天台中学,地点在今庐山路北师大附中位置。2005年新天台中学又整体搬迁至牛形山路。因后依泰山路,遂命名为“泰山学校”。

湘江学校的变迁历史,从一个侧面恰好印证了河西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

老渡口

老渡口是指株洲大桥通车前,株洲市中心区域与河西园艺场往来的湘江渡口。南邻株洲市老船厂。原有人渡、汽渡两个紧挨着的码头。人渡在汽渡上游一点点。如今,渡口难觅昔日的光景,码头仅剩下堤外一截。但这一截却能准确定位它的位置,一截就能留住新区的历史记忆。

堤外这一截码头,是人渡码头,因为它有步行的阶梯。在株洲一桥通车前,人们主要是从这一截码头人渡到株洲彼岸南湖街的。

留住了这一截码头,就留住了附近的一些珍贵记忆。“这截码头的位置,还不是老渡口码头。老渡口码头,还在下游一些,老地名叫大王庙。老供销社正对老渡口码头,老供销社后迁到堤内来了。老渡口码头,是靠人划船过河,亦称划子码头。老划子码头,对河就是老解放街了”。世居在附近的殷娭毑介绍,“园艺场以前每个生产队都有船,船厂设在这一截码头的上游一点。堤内为农营二社政府所在地”。

岁月匆匆,时光如湘江流水一般,带走了渡口昔日的辉煌。如今,株洲段湘江两岸数桥飞渡,人们再也没有了隔河如千里的迷茫和叹息,永远再现不了渡口两岸码头人头攒动,车流拥堵的待渡场景。湘江,将不再是河东河西携手共进的障碍,新老城市正联手一道,阔步飞奔。

五马奔巢·资福寺

五马奔巢山,因五冲之水汇于一处而得名。位于园艺场徐家冲工区,附近有杜甫《宿凿石浦》中出现的回塘、湘江新市半边街和棉纺厂取水房。今泰山街道办事处徐家冲管理处四水厂位置。资福寺座落于此。搬至河西以来,资福寺历经十年重建,天王殿、大雄宝殿、观音殿、藏经楼等佛教建筑群已初具规模。寺内错落有致,香火旺盛,庙宇高大宏伟,气势磅礴,雕刻立意精美,匠心独特,具有浓郁的佛教文化气息。

资福寺原位于株洲市南湖街79号。建于梁武帝时期,迄今已有一千五百多年的历史。《湘潭县志》载:“资福寺在株洲,田册四亩”。寺至公元1918年已发展为两进的院落寺庙群,从南至北,有槽门、前院、后院、观音殿、堂等。民国7年南北战争时期,兵慌马乱,观音殿、堂等具被烧毁。据《湖南县志》载,南宋四大名将之一的淮北宣抚判官——刘锜曾夜宿于此,并留有诗文:“迅扫妖氛六合清,匣中宝剑气犹横,夜观星斗鬼神泣,昼会风云龙虎惊。重整山河归北地,两扶圣主到南京,山僧不识英雄汉,只管滔滔问姓名。”该寺自建造以来,一直香火旺盛。

1998年,经湖南省人民政府批准,资福寺迁往株洲市河西五马奔巢山,由南岳南台寺——释妙开大师任主持。这里滨临湘江,依山傍水,风景秀美。实为一佛教朝拜旅游之胜地。

陆军码头 

陆军码头,今韶山东路至农科所、耀华、天元大桥位置。原来这里有一条拐90度弯的公路。公路两边是油茶林,中间是绿化带。公路一头伸向今韶山东路湘江位置,一头伸向今天元大桥位置。
“陆军码头”的由来与1917年在此兴建过的“湖南陆军机械厂”有关。

辛亥革命以后,湖南军队在原天台、莲花、大坪、渡口、张家园等工区征购数百亩土地筹建过陆军机械厂,简称“陆军工厂”,时称“陆军”。《株洲市地名录》(1983),在渡口工区自然村中记载:陆军码头。

关于“陆军工厂”,1996年版言乃克著的《株洲地名指南》记载着:最早在株洲筹建过的工厂——陆军机械厂。作者系原解放军江南地下第四军负责人之一,19488月,因进行该军组建活动,举家移居株洲河西,住在“生生农业公司”。湖南陆军机械厂,几经变迁后改此名,并在附近的刘家祠堂(原大坪工区)举办过军干训练班。
这个筹建中的工厂,曾因占地之广,规模之大,用人之多,是株洲前所未有的。陆军码头及其附近还兴建了办公楼、生活用房、仓库等,以后也运来了不少机械设备,但没有进行安装,只是堆放在河边陆军码头的两个堆放站。

“陆军码头”、“陆军”、“陆军公屋”、“陆军岭上”等老地名,至今仍有人提起。如今,旧迹早已不复存在。但是“陆军码头”,这个历史的地名,却依然流传下来,成了新区革命历史的见证。

韶溪港

韶溪港,因与上游易家港、陈埠港成一字排开而得名(当地方言,称相同的排一线为“韶”),今株洲二桥桥头莲花小区位置,原属园艺场东湖工区。

韶溪港是一个大地名,人民公社化前后,名气最大。历史上为马家河区韶溪乡、雷打石人民公社韶溪大队等行政名称。东湖韶溪港与曲尺枫溪港并驾齐名,并与天台岭三维一体美名远扬。

“头顶天台岭,脚踏两韶溪,谁人葬得中,代代穿朝衣。”风水先生言中的三维一体的地域,如今已发展成为株洲市的中心区域。风水先生讲的两韶溪,即韶溪港和枫溪港。枫溪港与四水厂隔江相望;韶溪港对岸就是老玻璃厂。韶溪港河边曾经有座七层高的宝塔,解放初还屹立着。为何要建韶溪港宝塔呢?据当地老人回忆,建宝塔与河东奔龙山关联。奔龙山,时称崩龙山。崩龙山,因对河那座山伸向河里的石头崩了而起名。石头崩了,人们以为龙跑了,便叫“奔龙山”(今神农公园內)。对河石头崩了,韶溪港人民在此建起了这七层宝塔,以永远留住这方龙脉。

韶溪港,如今已无貌可寻,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栋高楼大厦。城市的快速发展,使它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脑海。曾经大名鼎鼎的韶溪港,仅在老人们茶余饭后的闲谈中,被当成社会巨大变革的感叹印记。

三房湾

三房湾位于海创明珠花园一带。
这个地方,不但有三房湾,还有二房湾、四房湾、六房湾、七房湾和刘家祠堂呢。刘家祠堂,在原大坪工区4队,做过学校,即大坪学校。1993年改建为大坪逸夫学校。2008年下学期搬至现在的银海学校,属原大坪工区2队。如今高楼大厦都陆续耸立出来了。现在的海创明珠花园,就是三房湾原址。

刘氏宗祠坐落在滨江路防洪堤下,即原市园艺场大平工区二队三房湾地段。房屋总建筑面积约有300多平米,据当地群众反映,当年这栋房屋有20多间,居住过12户人家。房屋四周的主墙体为石灰、黄泥、沙子“三合土”搅拌后筑成;大门和门框为木质,门框上部的木挑上还雕刻有精美的本色花饰,下面的门坎则是红条石,因有百年历史,被进出的人磨砺出很深的印痕,但依然十分坚固。房子里面的间隔墙壁,则多为竹片编织、再加草筋泥敷抹的;房屋上部分是木质结构,屋顶加盖传统小瓦。

现在居住的房主,将房屋内外墙都加贴了瓷砖,致使原有风貌被遮掩了大部分。因年代久远,堂屋中的正梁已经墨黑,无法看出是否有记载建筑年代。从房屋建材和形态判断,该老屋比马家河镇发现的万丰罗姓105年的老屋还要早。

宰相屋场

宰相屋场位于今联宇电气(科技园)前面、天元交警大队东侧。
在宰相屋场、学堂屋场这一组老地名位置,2008年发现了恐龙化石。
株洲市有两处宰相屋场,一处在莲花工区,另一处在河东古大桥附近。相传,在公元506年,我国著名药物学家陶宏景,从长江郡之霞山迁至今株洲隐居。萧衍即位后,曾到他隐居处询问国家大事,时人称他为“山中宰相”。宰相屋场的另一种传说,是指这屋里曾走出一个宰相。

宰相远去,屋场不存。然而,一个崭新的城市,已经诞生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

衡山古道

衡山古道属河西新区古驿道。
据《株洲交通志》记载,河西的驿道(又称官道)从老渡口开始,经营里、凿石浦,到株洲县伞铺,当地的村民称为“衡山路”。“衡山路”,又称南大道,即由此通往南方的大道。也有人称此路为军路,曾经走过军队和骑兵。

现在保存最完整的古道位于栗雨街道办事处凿石村和南塘村的交界处,从凿石村仇家垅到南塘村的八斗洲,约长5华里。它是江西九江等地到衡山南岳进香的必经之道。年逾八旬的仇奶奶,还依稀记得,曾有前往南岳衡山朝拜的江西九江香客借宿她家。

“上五里,下五里,这里原先有一条麻石路,在花园岭有块指路碑”。老人回忆。这“上五里,下五里”指的是以凿石村花园岭为中心,到湘江上游的凿石浦和下游的老渡口码头都是五华里远。碑上还刻有“左凿右衡”,即指路牌的左边到凿石浦,右边到衡山。传云,1949年,株洲解放时,国民党军队溃败后,往衡阳方向逃窜,曾取道此路。

庆霞寺

庆霞寺位于栗雨街道办凿石村湖塘组。

它位于天元区凿石村的凿石浦后山上,寺左曾是石浦中学,寺右是杜甫草堂,寺内有尊神奇的观音菩萨。

据说,这尊观世音菩萨是从衡阳方向乘一条小船来,其船两头尖尖的,翘起来,非常打眼。船到凿石浦码头后,船老大见一个美女(观音)没有给钱的意思,便伸手去要。那美女顺手指着雕龙画凤颇为壮观的庆霞寺方向,口里没有说话。船老头以为是要到庙里去拿,就跟了进来。由于没有观音走得快,穿过关公殿,到了佛祖殿,他问和尚,刚才进来的美女哪里去了?和尚也没作声只是摇了摇头。懵懂的船老大一直向前走着,只见一尊高大的菩萨矗立在面前,抬头一看,菩萨背上有密密麻麻的文字。船老大看了好一会儿走了。凿石浦的观音为什么是背朝湘江呢?说是跟船老大追着要买船票有关。其实是凿石观音的个性所在:朝拜者得先看懂文字后才能目睹观世音的尊容。

1952年,庆霞寺遭人为破坏严重,工作组要拿铁身观音去交钢铁任务,召集五、六十个壮汉到庆霞寺里,把观世音分解下来,分三次把铁观音搬到了河滩上。可装船时,重3吨余、体积大的观音头像怎么也装不进,只好作罢,丢弃在沙滩……

又过了两年,凿石一带大旱,附近老百姓把观音头像抬回来放在庆霞寺天井边上,不过观音的身子是砖砌的了。1959年,某木材公司把观音像搬运走了,直接送到某钢厂去了。

王家坪

王家坪是栗雨街道办事处王家坪社区所在核心区域。它因办学而著称,因教育而扬名,因育才而美名。

清末,王氏族人出资在湘江边凿石浦王氏宗祠办学堂,初为蒙学堂。1906年更名为王氏石浦中学。1928年秋,办高校,改成王氏石浦高级中学。1935年迁至王家坪族祠。19508月,湘潭县立第五高小和私立黄氏菱溪高小合并于此,更名为湘潭第四完全小学。1952年,湘潭县政府拨专款,拆掉祠堂,建成四合院式标准完小。1958年划归株洲管辖。2002年,在天元区区委区政府和更各界人士的大力关怀下,王家坪学校迁建到王家坪村许家组,占地30亩。2006年尚格集团捐20 万元助学,更名为王家坪尚格希望中心小学。

教育兴,则人才兴,人才兴,则经济兴。王家坪,从一个王氏宗祠学堂,慢慢发展成一个人口密集,街道整齐,经济飞速发展的社区村落。原马家河乡政府机关搬迁至王家坪办公后,王家坪更是成了全乡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大型超市,酒楼,百货商店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涌现。王家坪,成了天元区一个经济发展的种子示范区。其辖区内的饮食,商贸,蔬菜种植业,在全市都享有美誉。

王家坪地势开阔,四方来汇,素有“三冲六叉”之称。北接泰山西路湖南工业大学,南连新区群丰,东至湘江口岸,西至古镇马家河地域。2006年通车的西环线在此环绕后,王家坪地域越来越炙手可热,尤其是武广高速株洲西站与西环线相接的炎帝大道贯通,王家坪立交桥的竣工,使得这一充满勃勃生机的地方,更加快了迈入城市化的步伐。一个崭新的王家坪社区,正日益融入到新区都市的蓝图。

永安桥

永安桥位于王家坪街道东头。

它是跟凿石浦王家坝上的瓮桥一模一样的红麻石拱桥。可是在1978年将园(艺场)雷(打石)线简易公路拓宽时,被新桥替代了。
据凿石浦仇霞林老先生回忆,永安桥是三国时吴王在此打了大胜仗时喊的。永安桥附近还有得胜湾、止步塘、大王桥等老地名佐证。永安桥的确切位置在今王家坪街道东尽头古溪上,古溪发源于原园艺场新塘工区尾上,至凿石浦港入湘江。

永安桥古溪下游的王家坝上,还屹立着另一座没有名字的古桥,两侧有千年古道相连。许多年来,人们一直叫它“瓮桥”。但是,建桥者为自己留下了名字,让后人还是能推测它的大致“出生”年代。据年逾八旬的王氏长者王扬玉老人说,桥拱下面有其先祖沧海公、已山公的名字。以此推断,桥的年龄也有好几百岁了。

永安桥,千百年来跨越古溪之上,走过多少凡夫俗子,金鸾铁马。如今,人们已经将这个地方称作永安桥坳上,这是一块炙手可热的土地,城镇化节奏已经使这里列入了都市的蓝图之中。

金鸡洲

金鸡洲位于栗雨社区江边一带。在武广高速铁路湘江西大桥东岸右边叫冯家祠堂,左边叫五位神龛岭,西岸叫金鸡洲。

相传,曾经有一位打草鞋为生的老爹,每天清晨总是挑着草鞋担子经过一片沙滩。一天清晨,他照常路过,忽然发现沙滩上冒出了一块大石头,石头上有一个洞。他非常好奇,伸手往洞里一掏竟掏出了半升大米。他见周围没人赶紧把米拿回了家。第二天,第三天……每天的洞里都装有半升米,他每次都把米掏回家。

不久,老爹想:洞里面天天装满半升米,如果我把洞挖大点,那米不就多了吗?我就不用起早贪黑的出去打草鞋了。于是,他便带着工具偷偷的把洞凿大了。次日,他却发现洞里一粒米都没有。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告诉他,那洞里面的米,是神仙用来喂金鸡的。

久而久之,随着故事的流传,这个地方就被当地人唤作了“金鸡洲”。

皂角树

位于栗雨街道办事处和嵩山街道办事处交界处。既是是树名也是地名。

皂角树,175年树龄,直径1,高近20。属于市级保护古树。皂角树结刀豆状果实,是早些年村民拿它作洗头发的”洗发液“之天然材料。但此树也特别,它隔年结一次果。头年果实累累,当年就会果实全无。
      令人有兴致的是皂角树,既是树名,又是地名。更让人感兴趣的是皂角树还是”界“树,树西边原属马家河乡,树东边原属园艺场管辖。天元区成立前,马家河乡行政管理属株洲县,园艺场行政管理属郊区。这棵古树,竟成了泾渭分明的“界碑”:尽管这片房屋中居住村民不过30多户,尽管他们是房挨房,屋挨屋,在天元区成立前,生活在一起的村民,在粮油供应上也有原则区别:树西边是乡下人,他们吃自产之粮、油,树东边属国营园艺场,由国家供应商品粮、油。

天元区成立,马家河乡、园艺场都划归天元区管辖,可这株百年皂角树,依然是行政管理的“界”。 树之西边属栗雨街道办事处,树之东边属蒿山街道办事处。

如今,皂角树旁边房子稠密,几乎将树干围住保护了起来,沿江道路两边,商铺挨家接栋,小商小贩沿途摆摊。附近还有一个逢农历2,7的集市,规模不小。

皂角树,是一本历史书,一座路程碑,一个城乡界,一名见证人。它阅遍人间沧桑,聆听着河西发展的步伐,经历了城乡的风风雨雨,感受着新区日新月异的巨大变化,与人们一起,憧憬着明日的辉煌。

 山塘坳

山塘坳,位于群丰镇响塘村山塘组与马家河镇泉源村毛坡组接界处。

它是群丰镇和马家河镇的分界,也是新区水系的分水岭。东南边水流一律向东南沿着溪坝及人工沟渠经合花村流入湘江。西北边水流沿着溪坝向西北经苦竹塘,绣花桥,流入太高村发源的古溪之泉坝,再经大石桥,青龙桥,万福桥入湘江。

山塘坳,一个曾经道路泥泞,交通落后的山村,因为武广高速铁路的贯通,使得这片古老的村落迅速被现代文明浸染。武广线株洲西站的建立,打破了千万年的沉寂,古老的土地从此焕发出了勃勃生机。

崇实女校

崇实女校原址在群丰镇响塘村山塘组。
辛亥革命爆发后,株洲兴起了“民主、科学”之风,“剪辫子、放脚和男女平等”思想盛行。妇女逐渐摆脱了封建传统束缚。据老人回忆,崇实女校兴办于民国8年(公元1919年),建于藕花庵(“山塘坳”的一个小地名)。它的兴办在株洲引起了不小轰动,得到了民主人士的拥护。该校主招女性,文化和裁缝兼修,相当于现在的女子职校。
当年的崇实女校,走出了一批自立自强,敢为人先的巾帼英杰,为当时妇女解放运动和民主革命,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巷口山

巷口山,位于群丰镇旗云村甘家湾组。

据说,明嘉靖年间,朝臣礼部尚书张治之义父罗瑶之子——罗天八,被嘉靖皇帝任命为 “斩龙官”。当时天子闻马家河镇和群丰镇交界地域将有“天子”出,为防不测,命罗天八审察地势,斩断“龙脉”。察之,一为马家河镇金龙村老鸭塘,遂掘地而入不计其深,至以为脉断而止,遗今人称之“鬼坑”。二为今马家河镇月塘村红花山,以铁塔镇之。三为今巷口山,时称凤形山。此处奇异无比,昼掘而夜复合,遂以为真神龙藏身之处。罗天八调遣劳工役卒无计其数,食箸皆蔑箩挑送,仍无济也。夜,罗天八梦人语之:千人挑万人挑,不如童坟来葬腰。遂依言以一夭儿葬之于今八王咀,更以狗血避煞之。霎时见红光腾飞东去,凤形山裂分东西,中贯成一巷口,其飞去山石,于湘江之中聚而成洲,乃曾经的蓼洲。凤形山,遂成今日之巷口山。
一个神奇动人的传说,使得巷口山名闻遐迩。而今,株雷公路从此经过,已经成为了一条新区连接长株潭后花园的重要通道。那座凌空飞至的蓼洲岛,也已名存实亡,仅留下许多美丽的故事。巷口山,这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地方,将随着新区的发展,融入现代文明都市之中。

长岭

长岭,位于天元区群丰镇镇政府东边,湘江西岸。因呈一长形岗地,俗称长岭。也有人说像一条船覆扣在这里,足有3华里,东至南竹山老油库,西至彭家垅长岭学校,与湘江平行,相当一条大船平行于湘江西岸。

原长岭公社本隶属原群丰公社,1964年从公社划出长岭、高台岭,湘云3个大队建立群丰茶场。19689月并入雷打石公社,19702月恢复茶场,1978年改名长岭公社。1986年,长岭公社撤并入原群丰乡,复称长岭村。

长岭曾以产茶叶而闻名,周恩来总理曾点名采购长岭茶叶送京。1980年茶叶产量达到794担。公社设有茶叶加工厂,为县内茶叶生产加工的重要基地。

长岭有着四通八达的交通优势。南北向株谭(家山)公路贯穿境内。东有湘江货运码头,西向衔接群丰镇政府。
长岭依托本地资源,逐步发展成为群丰镇一个相对独立的经济圈带,其境内的株谭公路两边商铺建筑已合面为街,百货,日杂,五金电器,农资,车辆,建材生意兴隆。银行,学校,医院,餐馆等服务设施一应俱全。
    

长岭今设有一个农历逢五逢十的集市,人流拥挤,交易兴旺,最多有3000人汇集之巨。其实1958年,长岭就曾设立集市,奈何时聚时散,始终不得人气。直至1997年,群丰镇划归株洲天元区管辖,集市竟也随之红火起来,愈办愈旺。

龙门寺

龙门寺地处群丰镇石塘村。其所在宝地五云峰,属南岳七十二峰之一,林木茂盛,泉水常年不断,冬暖夏凉。有石壁、拜日台、笑天狮、袁海观父母古墓(清政府赠光禄大夫、一品夫人)、龙泉莲花池等多处人文自然景观。

龙门寺是株洲历史较悠久的寺院之一,距今一千三百多年了。据《石塘山袁氏六修族谱》记载:山坞旧有古衲嗣通卓锡此山编篱为门,名曰龙门禅寺。它始建于唐宋。明朝天顺年间,建威将军袁扶桑解甲归田在山中重建喇嘛庙,更名为“袁氏家庙”。

清光绪年间两广总督袁海观拨银四千,再次修复,将其定名为“龙门寺”。据传,明清是它的鼎盛时期,当时规模宏大,香火旺盛。每逢佛事,下自岳阳,上自衡阳的信众逾万。

解放前夕,寺院因战火兵灾,破坏严重。1957年,雷祖殿被毁,只有残存的石碑碑文仍在述说着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1994年,因开发风景旅游区,政府决定重修龙门寺。这座千年古刹涅槃重生,寺中的香火得以延续。

龙门寺,是天元区辖区内香火最为旺盛的寺院。人们劳作之余,寄情祝愿,净化心灵,来此不愧为一上佳清静之地。博大精深的佛教文化,在这新区的边陲之地,将不断发扬光大。 

袁家祠堂

袁家祠堂位于群丰镇石塘村。

山青水秀的群丰镇石塘村,村部设在百年老屋——袁氏老祠里。新办公楼前,仍安放着象征祠堂威严的一对石狮。祠堂曾做过藕灵完小、石塘山学校。过去的几十年里,马家河、易俗河、下摂司的学生都来这读书,最多的时候学生达1000多人。即使到了今天,这里也还是“石塘山小学”和村部的所在地。

袁家祠堂曾经是一个大祠堂。西门现已封闭,只留下几级石阶和石鼓。祠堂东门曾经做过供销社,现保护较好。

袁家祠堂与袁海观有关。清末时曾任上海道台、两广总督的袁海观出生于此。相传他战功卓著,深得皇帝的赏识,引起袁世凯的不满和嫉妒。对王位覦觊已久的袁世凯想拔除这个“眼中钉”,于是阴谋设计破坏袁海观祖上的“风水”,遂派人千方百计接近袁海观的三子和六子,挑唆哄骗。兄弟二人言听计从,将祖坟易地合葬,生生将“龙脉”切断。传说,袁海观母亲坟茔从易俗河杉塘湾迁出时,发现只有九个半土蛋平摆在棺底。另半个土蛋尚差时辰,不然的话就“十全十美”。当袁海观父亲的坟茔从五云峰山脚迁到本峰狮子山口下时,突然一股地气上冒,还见两条金黄色小蛇和一只小木脸盆大红蜘蛛盘旋不去。人称“二龙戏珠”。

当地村民介绍,祠堂里原先十分热闹,如祭祀、看戏等,后多次进行翻修。残留在学校操场上的石碑,刻着大清道光二十四年、三十五年和民国三十年的字样,还记载了一些捐款修建者的姓名及数量。
江山千古秀,富贵一时休。岁月磨灭了如烟荣华,留下了动人的故事,赋予这片土地以神奇和生机。

泉水窟

泉水窟位于群丰镇白莲村。

它为一汪终年不息的涌泉。这汪神奇的泉水,使得十里八乡无人不晓它的大名。它的源泉是哪里来的?没有人能确切的知道。但是,一个广为流传的传说,也许是对其唯一的注释。

相传,渌口湘江下游不远处有个叫“大石围”的地方,江底与地下一条阴河相通。这条阴河向西潜流,在白莲村有一股水涌出地面,即是现在的泉水窟。阴河在地下继续往西,到达马家河镇仙岭村的泉塘,又有一股泉水冒出。再继续往西,在湘江古桑洲尾,一个叫“深塘湾”的地方,重新与地上河相通。某年,大石围水域,一装满黄豆的货船翻沉。随后,白莲村的泉水窟,涌出了大量的黄豆。在泉水窟附近,至今还有一个叫“豆子坡”的地方。仙岭村的泉塘,一样也出现了黄豆。至于深塘湾是否也如此就没听说过,大概因它地处江中,难以知晓。

武广铁路从白莲村经过,地质钻探时,也探查到地下河,则从侧面也可以佐证这个阴河的传说罢。

蓼洲
      蓼洲位处湘江三桥(建宁大桥)南侧数百米远处的湘江河心,原长约一公里,宽两百米。在行政区划上隶属天元区群丰镇合花村小麦港组。
    当地上了年纪村民的记忆中,蓼洲曾经绿树成荫,鹭鹜成群,高丘耸耸,浅滩淙淙,是老天赐予的不可多得的美丽风景。
    1980年以前,蓼洲还是当地粱氏家族的生息之地。50岁的粱选英曾是蓼洲最后的住民,1979年的一场大水淹洲后,她家搬离了蓼洲。她回忆,小时候绕着蓼洲走一圈要半天时间,洲上种菜种瓜,养禽养畜;尽管多数年份都要遭遇洪水,但蓼洲完全被淹没只有少数几次。因为蓼洲是粱家的根,搬离蓼洲后,粱选英每年都要上洲几次,缅怀一种朴素的记忆。
     75岁的粱本如是粱家现存的最长者。他说,原来的蓼洲上大树参天,许多树两个人合抱都抱不完,只是到后来,这些大树全被砍掉了;最多的时候,洲上住了上10户人家,全部是渔民,住的是芦茅房,后来也有红砖砌的。如今人去岛亡,徒留无尽叹息。

领导言论 更多+
毛腾飞:在全国大中城市社科联第27次工作会议暨全国社科工作者共祭始祖炎帝活动开幕式上的致辞
在全国大中城市社科联第27次工作会议暨全国社科工作者共祭始祖炎帝活动 开幕式上的致辞 中共株洲市委书……
共创智库建设与改革发展新境界
恩格斯说过,理论实现的程度取决于理论需求的程度。智库被誉为一个国家和一个地区的“智商”。……
毛腾飞:在全国大中城市社科联第27次
宋智富:在全国大中城市社科联第27次
毛腾飞:让干事创业成为株洲最强音
省委城市工作会,市委书记毛腾飞如何
社科论坛(青辣椒) 更多+
省社科联党组书记宋智富来株调研
社科专家“谈心 ”社会热点、焦点
全力践行“五大发展”新理念  共建
湖南社科专家学者论道株洲:建设新型
树牢“五大发展理念” 全面谋划“十
全市社科理论界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
奋力打造株洲发展升级版
“湖南精神”集中提炼座谈会发言摘
下载专区   更多+
关于开展市级社科普及基地
关于做好2018年株洲市社科
关于推荐株洲市社科评审专
株洲市第四届优秀社会科学
株社〔2017〕12号关于认定
株社〔2017〕11号关于认定
2018年株洲市社科普及主题
版权所有:株洲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Copyright©2010-2025 www.zzsskl.gov.cn 湘ICP备10021045号
地址:株洲市天元区天台路 邮编:412007电话:0731-28680423